當前位置:首頁 > 傳經遞寶 >

祈福消災做好事?你知道你放生的龜有多兇殘嗎!

  • 來源:新浪科技
  • 瀏覽次數:
  • 日期:2019-06-04
        放生,原本主要由漁政相關部門負責,目的是魚種保育和生態恢復。  
  這些年,越來越多人相信,放生,能帶來福報,能贖罪,各種各樣的信徒加入放生大軍里,甚至很多寺廟里,都有專門的放生池。
  每逢高考前夕,各地放生池中“龜滿為患”“烏龜疊羅漢曬太陽”等新聞就會一次次出現在公眾的視野中。父母們“望子成龍”心切,故總想以自己的方式最后“抱一抱佛腳”,便去各地寺廟燒香供佛,放生龜魚,以祈福消災。
但人們在這么做時,多是出于自我心理安慰的需要,而沒有更多考慮到自己行為的后果。多地放生池因為放生了巴西龜、鱷龜等兇猛大龜,或者一些大型捕食魚,而又缺乏科學管理,導致生態系統遭到破壞,小龜、魚蝦都無法生存。
  過度放生、不正確放生會帶來哪些危害呢?
  那些被你出于“好意”放生的動物們,最后真的回歸自由了嗎?
  今天覽覽希望通過這篇文章,讓大家對于放生有一個更加理性客觀的認識。
  放生的熱門對象有哪些?
  在回答這個問題之前,我們先來討論一下為什么大家愛放生。
  放生活動古已有之,狹義單指人命,廣義則指一切人命與禽獸。早在春秋戰國時代,中國就有在特殊日子放生的說法,甚至已出現了專門捕魚鳥以供放生的情況。現如今,放生活動“蔚然成風”,尤其得到善男信女們的青睞。放生活動之所以備受推崇,一來與佛教“戒殺護生”的教義分不開,二來與國人認為放生能夠祈福消災的迷信思想分不開。
  那么,放生的熱門對象都有哪些呢?
  據統計,國內放生的主要是泥鰍、“四大家魚”、福壽螺、牛蛙、羅非魚、巴西龜、“小龍蝦”和擬鱷龜等,后六者都是赫赫有名的外來種,有潛在的生態危害,南普陀寺放生池里也主要是這幾種動物。
  大家對紅耳龜(巴西龜)一定不陌生。它可能是世界上飼養最廣的一種爬行動物了,被列為世界最危險100種入侵物種,是世界公認的生態殺手。
  環保部和中科院共同制定的《中國外來入侵物種名單(第三批)》中就有巴西龜。巴西龜最早于20世紀80年代作為食用龜鱉類引入我國,因其頭頂后部兩側有兩條紅色斑塊或者線條,像是紅色的耳朵,故又名紅耳龜。紅耳龜的龜殼和身上有很多黃綠相間的條紋。
  紅耳龜是彩龜的一個亞種,原生地在美國的東南部和墨西哥等地。養殖逃逸、寵物丟棄、錯誤放生等導致其在野外迅速發展,我國已經成為紅耳龜重要的入侵地之一。繁殖力和捕食能力超強的紅耳龜一旦進入野外環境,在缺少天敵的新環境中迅速擴大種群數量,擠占本土龜類的生存資源和空間,使本土龜類的生存受到嚴重威脅。此外,它們還是傳播沙門氏桿菌的罪魁禍首。沙門氏桿菌可能會引起人和動物患急性腸炎、腸熱癥和敗血癥。
  羅非魚被人們熟知是因為它鮮美的味道和細嫩的肉質,羅非魚俗名南洋鯽、非洲仔、福壽魚,原產于非洲的坦噶尼喀湖,上個世紀50年代被作為優秀蛋白質源經濟魚類引進中國。
  殊不知,它們也已經正式被列入《中國外來入侵物種名單(第三批)》,而且是世界最危險100種入侵物種之一。
  羅非魚外形類似鯽魚,鰭條多棘,形似鱖魚。羅非魚屬廣鹽性魚類,在海水、淡水中均可生存,對低氧環境具有較強的適應能力,一般棲息在水的底層,通常隨水溫度變化或魚體大小改變棲息水層。有著優良的適應能力及強大的繁殖力。由于羅非魚具有食性雜、耐低氧、繁殖強等特點,錯誤放生羅非魚將對我國眾多特有的本土魚類和生態系統造成無法預測的威脅和破壞。
  擬鱷龜最大背甲長60公分。背甲就像半球形的屋頂,有些微小的鋸齒狀,顏色自暗橄欖綠到棕色都有。小鱷龜上頜似鉤狀,但鉤小,觸須僅有少量,背甲棕黃色或黑褐色,有3條縱行棱脊,肋盾略隆起,隨著時間推移棱脊逐漸磨耗。腹甲灰白色,無上緣盾,尾略短,最顯著的特征是尾的背面有一鋸齒形脊,又稱尾棘。擬鱷龜因成本低,適應性強,深受國內龜類愛好者青睞。
  然而不幸的是,它們也成為了放生的熱門對象。擬鱷龜喜歡主動攻擊,兇狠嗜血。頭和四肢強勁有力,平時在水中不好斗,而在陸上卻能猛沖猛咬。主要以魚、蝦、蛙、蠑螈、小蛇、鴨、水鳥等為食,一旦逃逸到人跡罕至的地方,將可能給這些本土的魚蝦、兩棲類、爬行類甚至鳥類等本土物種帶來巨大災難。
  放生對與錯?
  動物行為學家康拉德·勞倫茲先生曾說過:“一個人必須對所有的生命都懷有一份發自內心的真感情,才能去發現大自然充滿令人著迷而又使人敬畏的美”。我相信這份感情是人們的一種天性,深深的存在于我們內心里,只不過隨著人們的生活環境與大自然的接觸越來越少而漸漸淡漠。也許人們通過放生這一過程,可以增加對于自身以及周遭的生命的感悟與認識。放生的目的在于顯示慈悲心腸,積德行善。
  然而不得不承認,急功近利的利益訴求,成為了今天放生活動的主要特征。據英國《經濟學人》雜志報道,我國每年放生的魚、蛇、龜和鳥的數量超過2億,放生組織每年盈利將近100萬人民幣。這背后真正付出代價的,是被放生的動物,以及它們的來源和歸處——生態環境。
  目前的放生現狀讓人堪憂。放生活動多有專門人員組織開展,由活動組織方提供放生動物,市民自費購買,而市場上用于放生的動物多半來自野外非法抓捕。據不完全估算,香港每年會賣掉63萬只鳥。它們中絕大多數來自野外,它們的歸宿就是被放生。然而有一半的鳥兒,會在捕獲和轉運的過程中因壓力、疾病或處理不當死亡——這不是放生,而是變相殺戮!
  野生動物資源畢竟是有限的,于是放生組織瞄準了便宜的羅非魚、紅耳龜、牛蛙等來源廣、價格便宜的外來種,這也是造成今天熱門放生對象主要是些外來入侵物種的重要原因。
  今天的放生活動大有一種“好心辦壞事”的感覺。一方面源自人們的野生動物保護意識和生物安全意識欠缺,另一方面受利益訴求下的市場驅動,讓今天的放生“變了味”。
  放生提倡慈悲心腸、積德行善,固然是好事,但如果盲目放生,錯誤放生,將會給生態系統造成無法挽回的傷害。放生要考慮生態平衡。
  最后回到事件現場,看到工作人員將放生池里的魚龜全部打撈并好心為其“搬家”到水庫的消息后,不免讓人擔心。
       “好心”將這些外來入侵物種放生到水庫,將帶來怎樣的后果?我們還能看到水庫里絢麗多姿的本土魚類自由暢游嗎?時隔僅一個月的時間放生池內再次“龜滿為患”,不科學放生如何才能解決?這些問題都值得我們每個人思索。
江苏快三27号开奖结果